8岁男孩海螺沟失联10天 到底去哪儿了?将重点搜寻河沟

搜寻方向:

建议转向河流和冰雪中

大规模搜救的几天,专业救援队将搜救范围确定在红石滩周围1。5平方公里范围内。累计500人次,地毯式搜索,也没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小孩不容易在这里失踪。”这是专业搜救人员的判断。景区工作人员也表示,这里从未发生类似的失踪事件。

“山上成年人能去的地方我都翻遍了,我亲自翻的。”男孩父亲温先生说,“我去过那么多地方,现在最熟悉的就是海螺沟。”如今大规模搜救团队已经不在,亲属5人仍在上山寻找,“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但作为母亲,没找到孩子我不可能放弃。”

11日,根据前几天的研究,他们将搜寻重点转移到河沟,这也是专业搜救人员的一个判断方向。

搜救犬训导员小广于事发后第六天上山,他在小温最后离开母亲视线的位置及周边携搜救犬进行了搜寻。

“除了搜救犬无法搜寻的水下,在小温曾跨过的河道一侧范围内,均未发现任何遗留物。”小广说,综合他的搜救经验和实际情况看,短时间内,小温无法走出他所搜寻的范围。“我的搜寻范围已经超过他能走的两倍距离了。”他建议,在接下来的搜救中采取定向性搜寻,河流和冰雪是两个需注意的大方面。

新闻延伸

另有隐情?

“孩子跟着妈妈出去玩不慎走失,这是事实”

9日深夜,磨西镇一间客栈里,男孩父亲温先生拖着左腿出现。当天绕着冰川寻找时,他不慎踩空扭伤左脚,肩膀、腿部也被刺伤,“当时都没感觉,下来才发现。”

得知儿子失联后,温先生连夜从老家赶到海螺沟,之后7天,每天跟着景区工作人员和救援队上山寻找。“山上成年人能走去的地方,我全都翻遍了,我亲自翻的。”但他仍不甘心,还是决定犯险绕着一号冰川找一下,“如果我去找了没找到,就没遗憾了,我尽力了。”就算没有脚伤,温先生满身的疲累亦肉眼可见。脸部、特别是鼻梁处因高原日晒而通红,眼睛里充满血丝,“我来的时候头发黑亮,现在都变白了,说实在的,我真的有些疲惫了。”

与他一起在海拔3600米的高山上犯险的,还有众多搜救人员。从8月2日14点半开始,包括景区、雅安蓝天救援队、甘孜州户外运动专业救援队、雅安民生救援队在内的500余人次参与救援,他们搜救的范围是红石滩周围1。5平方公里区域,以及小孩根本无法走到的地方——乱石滩下游冰川与河道右边的森林。

“走失的地方面积不大,环境空旷,地势不复杂,小孩发生危险的几率很小。”这是多位搜救队员的专业判断。然而,就是在这种“不可能走丢”的环境下,小温消失了。

“孩子怎么就消失了?”景区此前从未发生过类似失踪事件。家属觉得离奇,网友也猜测背后是否另有隐情。对此,作为孩子的亲生父亲和监护人,温先生首次澄清——孩子被妈妈带出来玩,不慎走丢了,这就是事实。“我相信我前妻的人品,这里只有事实,没有八卦故事。”

不见悲伤?

“我找媒体只为找到孩子,没必要哭哭啼啼”

网友的另一个质疑是,小温的母亲面对镜头太过冷静,甚至“冷漠”,不太像丢失孩子的妈妈。李女士承认,儿子走丢的第一天,从下午14点半到次日凌晨1点多的搜救过程中,她一滴眼泪都没掉过,“因为那时我觉得一定能找到孩子。”

大规模搜救持续了四天,专业救援队开始撤退。此时,家属想到求助媒体。“我找媒体介入,是想让他们帮我找孩子,面对记者我属实哭不出来。”李女士说,“我也没必要哭哭啼啼,让全世界都来同情我,觉得我可怜。”

pk10官网“我姐就是性格太坚强。”李女士的弟弟说,“关起门来她没少流眼泪。”据李女士讲述,有一次她打电话给救援队,对方的彩铃是《我们不一样》,“我一听眼泪就出来了,因为儿子以前很喜欢唱这首歌。”

母子远行?

“他爸知道,途中父子俩经常打电话。”

小温的父母已经离异,这次是母亲及男性友人带着他自驾出行。这样的组合也让网友产生疑问——爸爸知情吗?

“我知道孩子出来玩,如果妈妈不来,等我忙完这阵,暑假也要带孩子出去。”温先生正面回应。事实上,这也不是小温第一次自驾游。他们曾带着孩子去过国内一些城市,十堰市周边的武当山、神农架、太极湖等都是他们周末游玩的目的地。

这一次,他们的行程规划从湖北十堰开始,驾车前往稻城亚丁,游玩后至海螺沟,最后到达成都。8月1日,一行三人到达海螺沟景区。当晚,温先生还和儿子通过电话。

通话中,父亲打趣,要求孩子给他带一个当地特产。电话挂断后,儿子悄悄告诉妈妈:“要给爸爸带牦牛肉。”

负气离开?

“他知道哪里危险,出门从不远离我们的视线”

再过三个月,就是小温的9岁生日。在父母眼里,儿子活泼、爱运动,却又自律听话。父母离异后,小温跟随父亲和奶奶生活,母亲也常来探望,从未缺席孩子的成长。

由于父母二人都喜欢运动,儿子的运动细胞自然不差。温先生会带儿子练自由搏击,李女士也曾陪伴儿子完成30公里城市徒步,“我们很注重对他的安全教育,他知道哪里危险,出门从不远离我们的视线。”

以这次四川之行为例,在海拔4700米的稻城亚丁徒步时,李女士因腿不好落在了后面,眼看前面没了小温踪影,她正准备加速追赶,儿子就从他身后跳出来了,“他看我不见了,就会在休息区等着,实在找不到我也会向别人求助。”

最初报警的时候,李女士提到她在事发前曾数落过小温,孩子有点赌气,这也让她被受指摘。“我说这些是为了提供更多的线索,我儿子绝不可能负气出走。”在她的记忆中,不管她的管教有多严格,哪怕真的吵架,孩子都不会远离她,“他会生气,但绝不会撂挑子不做,直接离开。”

封面新闻记者曹菲戴竺芯摄影报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澳门百家乐玩法 安徽快3 澳门金沙百家乐 澳门真人百家乐 百家乐网址 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澳门百家乐游戏 澳门现场百家乐 百家乐网址大全 澳门百家乐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