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有可能成功!今年的“教育界诺贝尔奖”颁给了他

原标题:极有可能成功!今年的“教育界诺贝尔奖”颁给了他

看点:11月20日,世界教育创新峰会(简称WISE)宣布将被誉为“教育界诺贝尔奖”的2019年度教育奖授予美国圣地亚哥公立特许学校网络——高科技高中(High Tech High,简称HTH)的创始校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罗森斯托克(Larry Rosenstock),并授予他50万美元的奖金。

WISE给出的获奖理由是Larry 在重塑K-12学习、以及通过教育解决不平等问题方面所做出的长期努力,并且引领了项目式学习理念实践,重新定义了“教师”这一角色。

其实,Larry 和 HTH 早已是教育界的明星,比尔•盖茨参访时曾评价“这是每个美国孩子都向往的创新学校”。在2017年,一部名为《极有可能成功》的获奖无数的国际教育纪录片在世界各大城市的热映,影片讲述的就是 HTH 创新的教学模式 PBL,并描述了由此带来的教育变革的更多可能性。

今天我们就一起走进High Tech High这所神奇的学校,聆听 Larry 的故事,了解项目式学习法。

01

没有课堂、没有考试的学校什么样?

“没有教室、没有课堂、没有考试... ”这还是学校吗?

19年前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出现了一所特殊的学校High Tech High,这所高中的建立是在美国进行的又一次教育改革的大胆尝试,这所学校抛弃了加州的课程标准,放弃了考试为目的的分学科教学体系,跳出了只雇佣师范学院专业教师的局限,彻底采用项目制跨学科学习。

在这所学校里,没有教科书、没有上下课铃声、没有考试,孩子们每天都忙于一些自主选择的特定项目,为了一年一度的大型展览废寝忘食。

起初,父母们充满疑惑地把孩子送到这里,随后经历了紧张、焦虑、感动和惊喜等各种可能的情感体验。

后来,超高的大学入学率打消了父母对这样一所学校的疑虑,HTH学生平均水平比地区的平均水平高出了10%,大学录取率为98%,同时拥有颇高的名校录取人数。

随后的十几年间,High Tech High成功复制了13所学校,从最初的450名学生发展到5300名学生,遍布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三个校区,涵盖了K12阶段所有的年级。

虽然没有课堂,没有教科书,但是High Tech High 有的是一个个项目!它就像一座儿童博物馆,陈列的是学生的绘画、手工制品和项目成果。

在HTH学习,到底怎么样的画风呢?

在校园各个角落,不同年级的学生三三两两围坐一起,以小组为单位讨论话题、研究项目,或动手设计小发明。在HTH一个25米高的如仓库般大小的建筑里,运用了金属的刚性架构,创设了信息时代中现代工厂的既视感,所有房间四周都是4.5米高的玻璃墙,每个房间的活动都能一览无余。

在教学楼的墙上,贴满了学生作品以及告示。上图关于HTH的特色“实习项目”:每位HTH的学生,都要求腾出两个月时间,在当地公司企业或各类机构进行真实工作环境的沉浸式实习体验,学校也会提供全过程的指导。作为坚持项目式学习的鼻祖,HTH一直非常重视学生参与实际项目,在现实世界中实践与成长。

“从外面看,HTH就像一个盒子,走进里面,就会发现它就是一个始发站,就是一个孵化器。”,罗森史塔克校长介绍。“整个学校没有一件买来的装饰,所有的呈现都是跨学科的学习过程和成果。最容易被跨的学科当然就是艺术,所以整个空间充满了浓厚的艺术气息,即使在厕所里,也是满墙的壁画播放着悠扬的爵士,谁会不喜欢这种撒泡尿都在接受艺术熏陶的地方。”

“在HTH,调动孩子自主的学习积极性是核心,老师的管理机制是关键,让教育回归生命的理念是支撑,用真实的项目来展示学习成果。”中国儿童博物馆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旎在谈到HTH的成功时说道。

02

老师决定了一个学校的成败,学生作品公开展示非常关键

HTH的创始校长Larry曾经在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学两所高校工作了很多年,也曾任职于美国历史上最悠久的一所公立高中很长一段时间。

在克林顿政府期间,Larry曾经收到政府拨发的很大的一批资金,希望改革整个美国的高中系统,这个项目名字叫做“新美国高中”,再加上圣地亚哥当地的需求,Larry和另外一位联合创始人Rob Riordan成立了HTH。他们曾在麻省剑桥市的同一所学校教书,Larry教木工课,Rob教写作。

Larry介绍,HTH的课程基本上没有传统的课程,但是保留了30%左右的结构化课程,也就是数学等基础课程,其它的时间都是项目制学习。

此外,他也表示HTH是公立学校,必须要接受学区和州政府的检查,所以要保留一些传统的学科,如果我们不满足这些标准的话就无法继续拿到州政府的资金支持,这算是我们和州政府之间达成的一个妥协。

“今天对于学校而言面临的一个困境就是如何去提高学生体验,提升学习质量。苏格拉底就会针对一个困境跟所有门徒进行对话,对话完成后苏格拉底就会提出一个方案,让学生不断思考,提出新的解决方案。我觉得这种教学方式是学生学习的早期就进行的,老师不是要教给学生怎样去做,而是怎样思考。”Larry说道。

“HTH会定期进行项目式学习成果、作品的公开展示,我觉得这非常关键,这个过程中很大的一个信息反馈来源就在于观众的反应。”Larry认为,关于学生本身的创作或者学习,我们的评估可以从三个纬度来看,第一是学生的作品本身,这是位于中间的一个层面;其次是学生创作或者作品背后学生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本人的体验;最后,这个作品他的前方是我们作为观察者所产生的体验,这是关于学生作品评价的三纬度。

谈到PBL,Larry认为确实有些人比较适合项目式学习,有的人不适合,另外一个纬度其实在于老师。

“第一,我们要认识到PBL并不是适合所有人,它也并不是一个绝对完美的一个体系。第二,对于那些没有PBL经验的老师,我们应该设法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支持,其实很多老师的教学方式都是自己关起门来去设计教学。”

此外,Larry介绍,HTH用人和雇人的整个流程是非常严格的。

“在选择老师的过程中,面试官首先会在几千个候选人的网上申请中挑选出一些人面试,面试的人需要在学校待一整天的时间。面试者来到学校以后我们会要求他们就所教授的年级或者年龄的学生写一个陈述。第二步就要求面试者在学校和学生短暂交流后互相打分,进行学生和老师之间的快速面试。第三步是要求候选人在一天时间内,要试讲一到两堂课。最终,面试官会对每一位候选人打分,所以我们的整个招人流程是非常严格的。”Larry说,“除了新老师的招募,每学年结束的时候,我们也会对老师做一个“四三二一”的打分和评估,我觉得对于所有要创办学校的人而言,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师资本身的质量,因为这决定了一个学校的成败。”

03

通过六个步骤将项目式学习落到实处

项目式学习法(简称“PBL”)是一种以学生为中心设计执行项目的教学和学习方法,从而促进学生的学习效果。项目式学习要求学生在一定的时间内,选择、计划、提出一个项目构思,通过展示等多种形式解决实际问题。实践发现,与传统式学习方法相比,PBL能有效提高学生实际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目前,PBL教学法已经在北欧、北美等许多国家的学校被广泛采用。

在HTH,学校对学生的评价模式不再是考试成绩,而是个人或团队的作品集。

项目制学习最重要的一点是激发学生的自主性,相信学生,从而给予他们时间和空间去按自己的学习节奏进行探索。学生们通过项目寻找自己的兴趣,个人的成长和身份离不开社群,学生会在团队中学会如何尊重他人和与他人相处。

据High Tech High教育领导力学院院长Laura McBain介绍,在HTH,老师们会通过六个步骤将项目式学习落到实处。

HTH的老师们在设计项目时会通过6个“A”元素构成项目式学习起点。

1.学术严谨(Academic Rigor)

首先这是一个学科的内容,因此需要有严谨的学术态度。项目应由学校或当地制定关键的学习标准,以此来帮助学生培养与学术和专业标准相关的思考与学习习惯。

2.真实相关(Authenticity)

项目需要与世界上的真实相关,而且,我们希望学生能够创造一个之前没有存在于世上的东西。项目应结合现实生活中的背景(如社区和工作场所中的问题),解决与学生相关的问题。

3.应用学习(Applied Learning)

项目应让学生完全参与进来,引导他们去解决半结构化问题,以此培养学生的合作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交流能力等。

pk10官网4.积极探索(Active Exploration)

积极的探索就是要走出学校,到真实世界中去,去观察、去访谈、去参观。到社区中去,积极的探索。项目需拓展到课堂之外,与实习、田野调查、社区探索相结合。

5.成人参与(Adult Connections)

和成人的联系非常重要,教师不应该是学生唯一与之发生关系的一个成人。我们希望学生能够走出教室,和成人世界建立联系。所以,项目应该邀请社区的成人导师和教练加入进来。

6。评价练习(Assessment Practices)

学生的作品必须要有一个真实的观众,这一点非常重要。只有真实的观众,学生的工作才会更加重要,他们意识到重要性之后才会更加认真的工作。项目可以让学生参观展览,分别从自身、从学校、从社会的角度评价他们的作品。

“所以在做项目式学习的时候,就要自问这些问题:在这个项目里,探索在哪里?与成人世界的联系在哪里?应用在哪里?” Laura McBain说。

(HTH的课堂常态)

Laura McBain认为,可以通过六个步骤落实项目式学习:

第一步:开端。把这个项目介绍给学生们,重要的是要让学生对项目感到兴奋,而不是让学生感到有一个任务要题去完成。要设计各种各样的活动,让学生积极地参与,这个就作为项目的开端。

第二步:提出根本性的问题。这些问题是长久的,持续性的问题,比如什么是爱,什么是恨,什么是战争,怎么样结束贫穷。。。。。。这样的问题是项目背后的意义,这些问题的存在是为了让学生们提出更多的问题。

第三步:头脑风暴。High Tech High鼓励学生提出尽可能多的观点和解决方案,甚至可以多达50个方案。

第四步:批判性的评价。要让学生评价彼此的工作,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步,这一步保证了工作的质量。在学生评价其他学生工作的时候,我们有三个标准:第一是友好,第二是有建设性,即对他人有所帮助,第三是有针对性,如果仅仅只是评价学生做得非常好,这就不是一个有效的评价。

第五步:反复修改,反复提出新的设计。在上一步彼此评价的基础上,修改和提出新的设计是反复在教室内进行的。在这个过程中,学生要不断地问自己一些问题,比如说做得是不是准确的、是不是好的,通过这样一些问题来提高自己的设计。

pk10官网在作品完成之后,学生的作品和解决方案要向观众展示。但如果唯一的观众就是教师,学生们的作品或者作业最后就相当于扔进垃圾堆了。另外,必须每一个学生的作品都要展示,而不是挑出最好的来进行展示。还要澄清一点,虽然进行的是项目式学习,但是有时也是有考试的,是有书面作业的。这些并非不能共存,但是重要的是要让学生反思学习的过程。

第六步:反思。在每一个项目的结束,学生都要回想在完成的过程中,什么做得比较好、什么方法有效、什么方法无效、如何在下一次继续改进......这些就是项目最终的一步。

“在设计项目式学习之初,就要考虑这些问题:学生创造了什么、学生学到的东西是什么、学生应该怎么样对学生进行反思、观众和受众是谁、学生的工作和作品应该怎么样被展示。当我们想清楚上述这些问题之后,就回到具体的这六个步骤中来。”Laura McBain介绍。

往届WISE教育奖获得者:

pk10官网2017年:帕特里克•奥瓦(Patrick Awuah)博士(加纳)

2015年:Sakena Yacoobi博士(阿富汗)

2014年:Ann Cotton女士(英国)

pk10官网2013年:薇奇·科尔波特(Vicky Colbert)女士(哥伦比亚)

2012年:Madhav Chavan博士(印度)

pk10官网2011年:Fazle Hasan Abed爵士(孟加拉国)

关于WISE教育奖:

WISE教育奖于2011年由卡塔尔基金会主席谢赫•莫扎•宾特•纳赛尔倡议设立,也是第一个专为鼓励为教育做出了杰出的世界级贡献的个人或者团队(不超过6人)而设立的奖项。WISE教育奖提升了教育的国际地位,使得教育与文学、和平、经济等其他广受国际关注的领域享有同等声誉。WISE教育奖通常在两年一次的全球峰会开幕全体会议上揭晓,获奖者将收获WISE教育奖和50万美元的奖金。获奖者们也将在随后的两年内向WISE提供四份报告,概述其工作进展以及现金奖励使用情况。

WISE教育奖获奖者激励着全球其他致力于创建教育未来的创新者们,与他们共同为建立一个更加安全、富有、可持续的世界做出努力。

搜狐教育独家稿件,未经允许,谢绝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澳门皇宫百家乐 澳门线上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规则 澳门网上百家乐 澳门代理百家乐 安徽快3 澳门代理百家乐 百家乐网址大全 百家乐网址 安徽快3